在莫斯科进行的第二届国际共产主义妇女代表会议上,在新文化运动代表性杂志《新妇女》发表《妇女节与劳动节》

 实用文摘     |      2020-05-07 23:29

文章指出,劳动节的前身应是妇女节,因5月在英文中写作May,有青春、少女之意。欧洲古时风俗,每年到了5月1日,青年男女必早起,入森林、野地采花,集为花柱。这一行动被称为A-Maying,花柱则被称为May-Polo。在游戏中还要设置五月夫人、五月女王等名目,装扮成花神。

可见,在一般大众心中,所谓的妇女节庆祝,不过是一种玩笑,一种游戏。

虽然妇女节的来源以及意义很深远,但是,这个节日已经失去了政治意味,成为了简单的男人表达对女性的爱的时刻,类似于母亲节与情人节的混合。

为办好“三八节”,鲍罗廷夫人专门写了《国际妇女节与国民党》一文,由尤亚伟翻译,发表在1924年《新民国杂志》第一卷第6期上。后来关于妇女节的种种误传,多从此文来。

表演化与形式化的妇女节

中国代表

满地干戈原劫数,危流砥柱要英雄。

图片 1黄慕兰

1914年3月8日,欧洲多国妇女举行反战示威游行;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三八节”是1924年的3月8日。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上何香凝提交了“推动女权发展”案,被写入大会宣言。会后,何香凝接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妇女部部长,着手在广州筹办首次“三八节”。

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来临,我们抚今追昔,看看民国时期的妇女节是怎么过的。

1949年12月,中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规定每年的3月8日为妇女节。根据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第三条规定:妇女节属于部分公民放假的节日及纪念日,妇女放假半天。

据包惠僧回忆:“当时党的一些公开的或半公开的集会,如李卜克内西、卢森堡纪念会,纪念五一劳动节,马克思诞辰,‘三八’妇女节等集会都是在这里举行。”1921年,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秘密举行了庆祝“三八节”活动,陈独秀夫人高君曼发表了演讲。

从传入中国到法定节日

1910年,第二国际哥本哈根会议上以蔡特金为首的来自17个国家的100余名妇女代表筹划设立国际妇女节,但未规定确切的日期;

1924年,这位“柴根特女士”被《广州民国日报》译为“栉琼”,1925年,又被《晨报》尊为“美国妇女共产党领袖紫芝根女士”。其实就是蔡特金,她是德国人,生前写过几篇纪念国际劳动妇女节的文章,时间都标为3月19日。

国共正式分裂之后,国民党从共产党手中夺回了妇女运动的主导权。1929年7月1日,国民党中政会通过立法,定妇女节为法定节日。为限制中共控制妇运,国民党取消了大会之后游行的步骤,规定各地只召开纪念大会,并必须有高级党部派员指导,各机关单位派代表参加,不放假。

最后,在这个特别的节日里,IT之家向所有女性朋友致以最诚挚的祝福。女性朋友们,节日快乐!

陆秋心本名曾沂,字冠春,1883年生于江苏海门。父陆雨林有文名,母沙氏亦能文。

1927年的妇女节,国共合作已濒临破裂,在武汉还暂时维持着脆弱的联盟。此时武汉政府的妇女工作,基本被中共控制。据说,当年的三八节大会,有20万妇女参加,由武汉政府妇女部部长黄慕兰主持,活动方式与当年的广州类似。然而,此时的国民党右派开始反对中共控制妇女运动。庆祝大会结束后妇女游行,国民党右派花钱买通了一群十二三岁的雏妓,指挥她们光着上身冲进游行队伍。雏妓冲进队伍的一刹那,便有人摄下照片四处印发,说共产党领导的妇女运动,竟然如此有伤风化,举行躶体大游行。

代表人物

对于鲍罗廷夫人的疏漏,长期无人质疑,至今大多数工具书、辞典均袭其误。

然而,对中共而言,此时的妇女节已经不是一种单纯的庆祝活动,更多表现为一种对妇女的生产动员活动。由于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边区的条件恶劣,生产物质紧缺,妇女节的目的主要是动员妇女和男子一样进行大生产,承担更繁重的生产任务。于是便有了各种劳动竞赛和生产竞争,有了“三八红旗手”之类的评选活动。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逐步被抹杀,全部成为国家大生产下螺丝钉式的个人。此种庆祝形式,一直延续到共和国时代。

正是上世纪初这一系列发生在欧洲和美洲的女权运动共同促成了“三八”国际妇女节的诞生,而不是人们想当然的“国际妇女节”只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遗产。

总之,包惠僧不可能在决议出台半年前,便提前过上“三八节”。

一般社会舆论也批评妇女节庆祝的形式化。1946年3月8日《申报》有一篇《三八节的废话》,讽刺参加庆祝的妇女们只会喊口号,并借参与妇运之名逃避家庭责任:“谁都知这三八节是替妇女出气的日子。到了这天,妇女们无论做到做不到的,必定开会一次,演说一次,游行一次来纪念它。每年如此,即以中国来说,也有二十几次了。到了这天,有智识的人站在台上高呼,没有智识的人跟在后面狂喊,忙了一天,一觉醒来,头一天的事全都忘了,照样有智识的妇女和丈夫闹意见,受心理上的虐待;没有智识的妇女被丈夫毒打,受生理上的虐待。文章而不会写,衣服而不会缝,菜不会烧,饭不会作,小孩子领不了,学生书教不了,锄头拿不动,地也不能扫一把,光坐了男人给预备的汽车或三轮车去搞妇女运动,那才真叫笑话呢。”

今天是国际劳动妇女节,全称“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联合国女权和国际和平日”(United Nations women's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eace day),在中国又称“国际妇女节”、“三八节”和“三八妇女节”。

力挺“三八节”,因孙中山高度重视与鲍罗廷的关系。来华前,鲍罗廷对中国“一无所知”,到广州后,曾遭张继等人责问,经孙中山直接干预,风波迅速平息。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妇女节庆祝的主导权基本控制在国民党左派和中共之手,庆祝充满了革命性,活动带有激进的解放诉求。合作破裂,由国民党主导的妇女节庆祝已经没有了以往那种激进的革命色彩,参加者基本是国民党妇女干部、上层贵妇和城市女白领,与广大民众关系不大。每年的妇女节大会仍然例行召开,但演讲中呼吁的是追求个人的经济独立,不做男子的依附,几乎没有政治诉求。至于集会游行,基本被官方禁止。比如,1936年,政府就下令妇女节不准集会游行。不过,北平、上海等地还是由民间自发组织了盛大的示威运动。

国际代表

欧洲诸国的国际劳动妇女节在3月19日,以纪念187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诞生(正式成立日为3月28日)。1911年,欧洲首次庆祝妇女节。

国共不同的庆祝模式

何香凝,女权运动的先驱之一,民革主要创始人,国民党元老,建立民国的功臣,“三大政策”的忠实执行者,抗日统一战线的一个方面军,也是新中国创始人之一。

因翻译小说而成名

国际妇女节诞生于20世纪初,源于欧美各国的一系列妇女运动,最初并无固定的日期。1910年,第二国际在哥本哈根召开妇女会议,德国代表蔡特金提议将3月8日定为国际妇女节。其后,英德荷俄奥等国纷纷接受,在3月8日举行固定的妇女示威活动。然而,中国人对此基本是茫然无知的。

妇女节起源

3月8日,召开庆祝大会,会后在广州主要街道进行了游行。

当然,民国时期很多所谓的妇女节庆祝,都充满着表演化,且流于形式化。对组织者和参加者而言,不过是一种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至于在庆祝大会上说些什么,喊些什么口号,自己未必晓得其真正含义,亦未必真正奉行。

在联合国介绍国际妇女节的网页上,把“三八”国际妇女节的起源归因于20世纪初期一系列的妇女运动大事,这些事件包括:

比如将“三八节”源头追溯到1908年美国女工大罢工,并称经共产主义领袖柴根特女士创议,自1910年起,3月8日被定为国际劳动妇女节。

比如,1931年上海某大学的女学生领袖到复旦去主持妇女节纪念大会。有同学戏剧化地记录道:“她的言论和去年一样,什么三从四德是中国妇女的锁链啦,什么亲爱的姊妹们团结起来共同反抗男子的压迫啦……堂堂皇皇。好像我们二万万女同胞的解放,经她这样登高一呼,立即都完成了。然而,回到学校数小时后,该主席的行动,竟使我大惊失色。当日晚餐后,楼上忽然发生暴动。原来是今天上午在复旦开妇女节纪念大会的主席和她同房的多年的好友在凶猛地打架哩。主席果然厉害,几下工夫,已把敌手的眼部打得鲜血淋漓。敌手终于落荒逃走了。主席并不拍马追赶,倒反伏在自己床上,像杀猪样地痛哭起来。”

国际妇女节是妇女创造历史的见证,妇女为争取与男性平等所走的斗争道路十分漫长。古希腊的莉西斯特拉塔就领导了妇女斗争来阻止战争;法国革命时期,巴黎妇女高呼“自由,平等,友爱”,走上凡尔赛的街头争取选举权。

对于陆秋心,今人了解不多,上世纪初,他是一位有影响的作家。比如1921年7月12日,新华书局纪念成立三周年,在《申报》上刊发廉价售书广告,写道:“东京有个天胜娘,新奇魔术他发明。中国有位陆秋心,言情小说真著名。”

还有一家小报以《妇女节的奇怪口号:打到官僚纳妾制度》为题报道:“本届三八妇女节,妇女结队游行,口号、标语有‘妇女万岁者’已令人笑歪嘴巴!口号中最刺耳者,为一‘打倒官僚纳妾制度’,官僚纳妾而有制度,已属奇闻。一方面向市长致敬,一方面向市长喊‘打倒官僚纳妾制度’,是不特未能伸敬仰之意,简直有意向市长示威开玩笑了。”

1911年3月19日,奥地利、丹麦、德国和瑞士等国有超过100万妇女集会庆祝国际妇女节;

陆秋心因翻译《葡萄劫》成名,该书在《民立报》上连载三年,开报纸连载小说之风。小说讲述了“叙然腊(今译希腊)志士不堪土耳其横暴,揭竿革命,光复故土”的故事,被称为“诚近今小说唯一无二之善本”。

文章来自历史趣闻历史lishiqw.com

节日意义

鲍罗廷夫人是1923年10月到达广州的,晚于本文开篇提到的那篇报道7个月。

比如,1920年南社文人陆秋心,在新文化运动代表性杂志《新妇女》发表《妇女节与劳动节》。作者介绍了五一国际劳动节,认为劳动节的产生与妇女运动有关,西方的劳动节实际就是妇女节。此种说法当然只是一种道听途说。其后,《新青年》等杂志的个别文章曾介绍西方以3月8日为妇女节,但并未引起关注。

1913年2月的最后一个周日,俄罗斯妇女以举行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示威游行的方式庆祝了她们的国际妇女节;

1927年,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招陆秋心前往,授予参军兼秘书之职。陆秋心冒酷暑回校交接工作,没想到一病不起,竟然逝去,年仅44岁。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图为何香凝等在粤汉铁路黄沙车站欢送北伐将领。左起:鲍罗廷、顾孟余、鲍罗廷夫人、何香凝、陈洁如、嘉伦将军、蒋介石、谭延闿、吴稚晖,前坐者为张静江。

1924年2月下旬,在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干部会议上,何香凝提议在广州举行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大会,由中央妇女部负责出面发起集会和游行示威。3月8日上午,中国第一个公开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活动在广州举行。以此为契机,广东妇女运动逐渐开展起来,越来越多的妇女投身到妇女解放和国民革命的洪流中。

1922年3月8日,苏联《真理报》等媒体刊出“三八节专栏”,《民国日报》的报道晚了整一年。不过,该报道澄清了一个流传甚久的误会,足证鲍罗廷夫人(名范尼,又译发年)不是将“三八节”介绍到中国的第一人。

到了抗战时期,国统区妇女节庆祝的内容更有所变化,那便是基本不提个人的解放,而是利用三八节来宣传妇女如何支援抗战,促进全民族的解放。比如,1939年的重庆妇女节纪念大会,由中央党部主办,邀请了各妇女团体、各机关单位的妇女代表参加。宋美龄亲临讲话。宋美龄不提妇女争取政治或经济上的平等,而是号召战时广大妇女注意节约、推进生产、扶助军人、鼓励丈夫儿子从军等。由于抗战时期社会上能容纳妇女就业的岗位有限,甚至一度出现了“妇女回家”的呼声,呼吁女性做一个贤妻良母。妇女节庆祝中,更实质的内容是义卖或募捐。1938年,香港妇女纪念三八节大会,举行售旗活动,共收获银310元,除大会支出外,结余97元,全部拨给女青年会代购军用雨衣鞋,寄给前方将士使用。

美国社会党人在1909年将2月28日定为全国妇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