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腰就既起到及时、准确告诉读者本书最新反响澳门新葡新京app下载:,丰富的图书、精彩的讲座给读者送上了精神

 实用文摘     |      2020-04-16 19:49

按《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鸡肋”:“比喻没有多大价值、多大意思的事情”。既然“没有多大价值”,那么本应不做或少做,但现实生活中,却常见明知“没有多大价值”,却依然热衷去做,有的甚至还不惜巨大投入,硬着头皮去做。譬如市场营销中公布的某些流量、点击率、收视率、票房数、跟帖数、排行榜、竞赛名次、意向订数,网店点赞率、回访好评率,等等,有不少都是表面上好看,实际效果远非如此。尽管这样,还是有许多人,对这类“鸡肋”趋之若鹜,争相为“鸡肋”包装,有的甚至不惜造假,耍花枪,给“鸡肋”凃粉上色,借此吸引公众的眼球。

如果仅仅是为了广告宣传,腰封基本上可以不要,既增加设计、印刷、包装的成本,又碍读者的手脚,何苦来哉?图书的封面、封底、前勒口、后勒口,都是图书的“广告窗口”,已经足够了。窃以为腰封的两个基本功能,一是节约成本,二是在重印、再版甚至对前面的尚未发出但已经印好的图书及时追加一些与本书有关的重要信息,及时、准确、形象、生动地告诉读者关于本书的最新情况,如结合社会热点,在书腰上简明扼要地刊登读者反响、社会书评和销售情况等。这时,书腰就既起到及时、准确告诉读者本书最新反响,同时又最大限度节约成本的功能。因为书腰可以便捷地撤换,不必以更新封面来达到同样目的。

据《劳动报》报道,据新华社上海8月19日专电不搞开幕式,少见豪华书。虽逢百年不遇的高温酷夏,2013年上海书展却低调登场,高调迎客,为众多读者吹来阵阵清凉风。丰富的图书、精彩的讲座给读者送上了精神大餐,个别过度包装的图书则少见青睐者。虽恰逢十周年这一关键的时间节点,今年的上海书展并没有敲锣打鼓办庆典、大手大脚请明星,便民、利民、惠民、公益的务实特色体现在办展的方方面面:讲座的主题丰富了,活动的形式多样了,书籍的种类拓展了,展位的布置也更加方便舒适。 走访期间,笔者发现仍有少数图书存在过度包装的情况,或纯红木包装、或仿丝绸封面、或全铜版彩印、或搭售礼券,价格动辄数百上千元。不过,这些图书看的人不多、买的人更少。 读者陈先生说:典藏版、精装版的确有一定的收藏和馈赠价值,但我认为读书重在读内容,而非包装。如果是因为包装精美、价格昂贵反而将其束之高阁,那就是买椟还珠、本末倒置了!不少读者表示,让书籍减负,任思想遨游,告别奢靡,清凉风可以吹得再爽快些!

数字出版产业产值突破7000亿元,这对新闻出版行业而言既是机遇,也意味着挑战全国数字出版动态评估执行组课题负责人、华闻传媒产业创新研究院院长冯玉明发布的《全国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动态评估报告》指出,我国的数字出版转型升级已推进多年,整体而言数字化转型已从观念层进入产业实践操作层面,在新媒体平台构建、在线教育、知识服务、城市生活服务、数字阅读服务等五大方向上,各新闻出版单位作出了有益的探索。然而,发展中也面临诸多瓶颈,如体量仍然偏小、产品和业态不够丰富、资本运营能力有待提升等。

A 媒体观察 上海书展 活动很密集读者热情高 香港书展 像办演唱会吸引年轻人

“鸡肋”可食不可爱,这是它客观的存在。问题在于人们面对其中悖论的态度。既然是明知,就应善于分析,区别对待。有的该扬,有的该弃,扬弃均该有度。“鸡肋”不会消失,但要因事而异,因势利导。凡事切忌只重表面,无视实效。对待“鸡肋”,但愿少一些追求形式主义的摆谱,多一些讲究实效的理性思考。

书腰应当成为“书的窗口、美的收藏”,成为既引导读者选择、又方便读者收藏使用的精美小设计,而不是成为恶俗的包装与浮华的滥觞。

中国工信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季仲华认为,要吸引传统出版行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实效是关键。2016年全国出版物总零售额833亿册,而同期总库存达1143亿册这是传统书籍印刷不能适应供给需求和发挥长尾品种效能的结果。针对这一现象,该集团研发了出版智能经营管理系统,基于专业数据分析,采取一书一策、一类一策的柔性印数决策模型,降库存、降报废率,提高长尾品种在电商平台的供货率,仅2017年就为人民邮电出版社增加了1000万元左右的效益。

主持人:近年来,国内各类书展百花齐放,各有各的特点。要问各地的书展各有怎样的特点,媒体人可能是最有发言权的。作为一档读书节目的制片人,跑书展是仇耀耀的工作中非常重要的内容,你对各地的书展有怎样的不同感受?

现实中还有一种“鸡肋现象”更令人反感,就是商品的过度包装。不少人大概都收到过大容量、相当精致的礼品盒。其实里边装的不过是一两茶叶,或几块糕点,可是层层加料套装,其包装盒价值甚至超过小礼品本身。这些过度包装,十足是留着无用、弃之可惜的时尚“鸡肋”。

腰封就像女人的首饰,适度打扮使人更生动娇俏,而过度包装则顿显轻浮,成为读者和评论家所诟病的“妖封”。如某“2009年度烂书榜”中的《问学:余秋雨与北大学生谈中国文化》,其入选理由说,仅仅看腰封上印着的“古有三千弟子《论语》孔夫子,今有北大学生《问学》余秋雨”,就知道这本书的水分有多大。还有作家阎连科的《我与父辈》——“万人签名联合推荐,2009年最感人的大书,最让世界震撼的中国作家阎连科,千万读者为之动容,创预售销量奇迹,超越《小团圆》。”书还没卖就如此夸大其辞,岂非自毁长城?

高库存、周转慢、退货多、报废量大,学术类、专业类图书出书难、再版难、生命周期短如何通过数字出版解决传统出版产业存在的这些问题?在日前于北京举行的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业内人士共同探讨了出版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热点话题。

主持人:上海书展还有哪些方面是可以进一步提高的?

又如,现在某社出了一部什么书,常喜欢召开新书发布会。从宣传图书来讲,做点广告也属正常,但是否都需要采取开发布会这种方式?因为书才上市,与会人连书还没来得及看,到会只好说些吹捧空话。对有些重要的大型系列书,需要通报编撰初衷、背景、内容及品读指导等,开次发布会当然有价值。至于其他一般的图书,倘若把开发布会这类活动办得太随便,就难免有单纯作秀之嫌,并无议书评书之实。尤其是时下有些“名士”的汇编书,企业家的经营自诩书,艺人的注水随笔书等,也往往开个发布会造势。这对于举办者和与会人来讲,恐怕都会有种“鸡肋心态”的阴影。

中国内地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学习日本为图书系书腰,现在几乎到了“无书不腰”的地步。有人说一张封面决定了一本书的生死,但由此导致的过度包装令人反感,赤裸裸的夸大其辞有时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一些读者甚至觉得腰封碍事,直接就扔了。中国图书设计的确有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趋势,包装过度的现象愈演愈烈。有些书籍设计,不但不能增强图书阅读的便利性,还为阅读者增加了麻烦,而且设计制作的成本最终会转嫁到书价上。

长期以来,关于数字出版,在出版企业之间流行着这样的对话:你们做数字产品了吗?做了一点,你们呢?我们也是。做了一点折射的是制约传统出版企业下决心向数字化方向转型的鸡肋感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投入资金进行数字化建设不一定收得到成效,放弃它又意味着跟互联网时代脱节。这导致多数出版社进行的数字化转型,或是出于响应行政管理号召的需要,或仅仅是尝鲜,保持追随行业发展趋势不掉队而已,真正进行彻底的、结构性的融合创新的企业较为鲜见。

第三,上海书展上的“双十佳”评选为读者们购书提供了很重要的参考系数。书展上那么多的书,读者怎么找到合适自己阅读的书?书又如何找到自己的读者?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书展上评出的“最有号召力的十佳出版社”和“最有影响力的十本新书”是由专家学者媒体人等经过几轮投票评选出来的,为读者们提供了一个比较有含金量的参考系数。

就我接触的出版人来说,就听到有些人反映,现在办书展很兴眐,有些展场人气很高,这对提升群众阅读风气确有好处,值得提倡。但又觉得仿佛有点跟风,办得稍显频繁。境外书展不算,仅就内地而言,现在除了全国性的图书博览会、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之外,还有许多省级的,市级的,各个行业的书展、书市、展销会,以及图书馆的馆藏书釆购会等,一年不下几十场,有时一个月内不止开一场。不少出版社收到邀请,明知如今多是网络批销,现场零售数额很小,但又不想放弃宣传图书的机会。结果投入大笔展台租费和人员差旅费,却得不到什么经济回报。造成不去可惜,去了又常失望。

因此,书腰的基本功能可以归纳为:结合社会热点,及时追加信息,节约图书成本,方便读者选择。如果书腰能够在设计制作上更精益求精,更加考虑读者的需求,那就可以成为“展开时为腰封,合起时为书签”的精美设计,而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事实上,不少读者都会把腰封变成书签,不过很多时候却要读者自行操刀加工。

博览会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规模突破7000亿元,达7071.93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收入2957亿元,在线教育收入1010亿元,移动出版收入1796.3亿元,网络游戏收入884.9亿元,电子书收入54亿元,互联网期刊收入20.1亿元,数字报纸收入8.6亿元。

陈子善:很多地方都在办书展,但是,并不是办书展就代表有文化含量了。我认为书展分两大类:一种是面向业界的;另一种是面向普通读者的。面向业界的比如每年年初的北京图书订货会,还有八九月份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以前主要是引进国外版权的书,近年来也在把国内的书推向国际。这类面向业界的书展,以前都是不能零售的,现在也渐渐放开了这个口子,会有零售。面向普通读者的书展,主要有一年一次的全国书展,由各省轮流主办,书展上各个出版社都会推出新书,普通读者可以前去购书;此外,各地也有不少地区性的书展,如每年8月的上海书展。地区性的书展积累了好口碑之后,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比如上海书展,过去主要是上海的出版社参展,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地出版社也都来参加,因为大家都认为上海书展影响力大,不可错过。

也许有些人对上述“鸡肋现象”见多了,心理上变得习以为常,不自觉地滋生出一种“鸡肋心态”,就是不好吃,不想吃,但还是吃了。譬如,有些事明显投入大,产出小,可做可不做。眼看别人都在做,也只好跟着做,但做了又觉收效小,以至产生随大流,勉強从众,或者满足于表面上像样就行的惰性心理。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党委书记尚春明介绍说,该社在融合出版方面做了三个试水项目:一是通过书网互动,为每年报考注册建造师的230万人群体提供在线知识服务。这一服务在2018年上半年实现爆发式增长,获得2000万元的营收,累积用户150万人次。二是将工程建设标准规范资源库升级为中国工程建设标准知识服务网,实现优质内容向在线知识服务的转化。三是以住房城乡建设智库为代表,打造知识+立体化服务。

仇耀耀:做读书节目,跑书展是必不可少的。《速读时代》开播一年多来,三个地方的书展对我们来说最熟悉:上海书展、北京的全国图书订货会,还有就是今年的香港书展。

“鸡肋”,本是普通的一种乏味食材,也许因为《三国演义》中,杨修因自作聪明,擅自解析口令“鸡肋”导致丧命这则典故,使“鸡肋”一词,常常被用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比喻。纵观如今,餐桌上依然会有“鸡肋”,而在生活中,不同表现的“鸡肋”现象,包括由此衍生出收效甚微的形式主义,似乎更不时可见。

与传统出版单位数字业务增速较缓对比明显的是移动出版、在线教育等新兴业态的迅猛发展。2012年至2017年5年间,移动出版保持了30.73%的年均增速。在线教育作为数字教育出版最为活跃的部分,仅2017年,产业收入就比2016年翻了两番。网络游戏虽然受到部分家长、教师质疑,但是仍然占据了12.5%的市场份额。

林岚:北京图书订货会定位在业内交流,版权交易的功能比较突出。相比之下,除了法兰克福书展的展馆面积更大之外,你会感觉,法兰克福书展在各方面的细节上做得更严谨,也更费心思。法兰克福书展的展馆是由很多栋建筑组成的,每一栋都有编号,现场有一辆车环场行驶,可以送参加书展的人们去到他们需要去的那个馆。在内部,不同的层面展示不同类型的书,而展厅的布置也会围绕着相关的主题进行。去年我去法兰克福书展时,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层展厅内,把纸质书和许多厨具放在一起,那里简直就是一个很美妙的厨房。这一层楼都是生活类的图书,而这样布置展厅,主办方想要传达出的意思是,在我们的生活中,书和美食一样是不可或缺的。而另一层,展示音乐类图书的展厅内,甚至有一个小乐队现场演奏。

产值破7000亿元,数字出版机遇与挑战并存

林岚 出版人

作为传统出版企业,如何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融合传播趋势,是自身生存发展需要,更是履行文化职责的需求。尚春明说,希望我们的探索,能够为传统出版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一些思路。

C 更多期待 活动不必太多 细节要更精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