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令读者欲罢不能的魅力源于它的作品形态就是神话,中国网络文学以类型小说为主体

 新葡新京     |      2020-03-26 14:56

最近美国一男子成功戒掉毒瘾,居然是因为他找到了更让他上瘾的东西——中国网络小说。曾被视作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文学,不经意间已成为世界文化格局中不容忽视的现象。日前,由鲁迅文学院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联合举办的“网络文学在世界文化视野中的价值发现——网络文学‘重写-神话’研讨会”在鲁迅文学院举行。与会者对网络文学展开学理分析和创作实践方面的梳理。

3月23日,“网络文学在世界文化视野中的价值发现——网络文学‘重写-神话’研讨会”在鲁迅文学院举行。此次研讨会由鲁迅文学院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联合举办,多位评论家、作家从学理和创作实践等方面梳理了网络文学“重写-再造神话”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探讨了中国网络文学的世界传播之路。

近日,在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论坛上,来自法国、德国、瑞士、泰国等国的专家学者以及国内网络文学专家,分享了对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的看法。有学者说,中国网络文学如今可以同美国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也有专家说,网络文学是中国向世界贡献的“第五大发明”。

前言

数据表明,国内逾7亿网民中,网络文学用户已超3亿,几乎占网民总数一半。在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看来,网络文学令读者欲罢不能的魅力源于它的作品形态就是神话。“古典神话是某个大神发挥自己的神通去创造世界、影响世界。而网络文学是通过修炼和战斗成为神,然后去创造世界、改造世界。”他认为,二者在故事形态上是一致的,无外乎网络文学比古典神话多出一个修炼、战斗前提。

20世纪以来,世界一直涌动着用文艺重写神话的潮流,以丰富人类文明,启迪人类智慧。而在中国,很多优秀的网络作家,以整个世界神话谱系为坐标,谱写了自己的“创世神话”,发展出奇幻、玄幻、仙侠、修真等各种小说类型。这些作品不光受到中国读者的欢迎,同时也走出国门,成为世界文化格局中的重要现象。研讨会上,邱华栋阐释了神话与网络文学之间的关系。他说,神话一直是文学特别重要、不断再生的来源。在西方,神话原型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演变,形成了西方文学的史诗传统;在中国,华夏神话在文学史传传统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神话原型的演变在网络文学中会是什么样的状态,特别值得探讨。

什么样的网络文学作品最受海外读者喜爱?又是哪些元素吸引着他们?我们该如何通过网络文学作品讲好中国故事?

2017年,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网络文学界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进一步明确责任,以更加积极昂扬的姿态,肩负起新时代的新使命,踏上了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新征程。

基于神话的创作,也正是中国网络小说很容易被海外读者接受的原因所在。王祥说,他曾经很卖力地向好几家海外出版社推荐小说《白鹿原》,可无论怎么营销,人家就是不买,“对方觉得自己的读者接受这个太困难了,有历史、社会的困难,也有作品阅读带来的困难。”而脱胎自神话的网络小说完全没这方面的问题,“西方读者读中国的网络小说,就像看托尔金的小说《魔戒》《霍比特人》,接受起来很少有障碍,即使是青少年也能一看就懂故事讲的是什么。”

以神话原型切入本体研究 寻求文化源头

风靡海外模仿者众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网络文学工作,有力地推动了网络文学的繁荣发展。中国网络文学以类型小说为主体,从幻想类、历史类占绝大多数,开始向现实题材拓展,并为电影、电视、动漫、游戏提供大量文学蓝本,逐渐形成了繁荣发展的良好局面。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认同从神话原型批评的角度切入网络文学研究。在他看来,当下网络文学研究中,对网络文学的外围问题关注过多,而对本体问题切入太少。“一切文学形式都是有某种原型的,何况网络文学中大量的写作类型都直接挪用了神话世界设定。”他认为,无论是从心理学还是文学史的实践看,神话原型批评方法的有效性已经得到了证明。

王祥认为,运用神话原型批评的方法,对网络文学进行本体研究,是网络文学批评的重要工作,可以发现网络文学自身的创作特点与世界文化视野中的价值。神话形态的网络小说能够让人体会到一种力量感、成长感和生命的鲜活感,很容易被读者看懂并接受,这是神话的“可理解性”,也是此类小说受到欢迎的生命情感基础。

从近日公布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看,截至2017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达3.78亿,国内45家重点文学网站的原创作品总量达1646.7万种,网络文学创作队伍已达1400万人。在网络文学重镇浙江,南派三叔、流潋紫、蒋胜男、唐家三少等一大批浙籍网络小说家的名字及其作品已红遍全国。

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展现出全新的面貌,被认为是“爆发的一年”。之前一直困扰网络文学的一些问题,比如由于追求“快”“长”“爽”而带来的质量粗糙、内容低俗和背离主流价值观的问题等,开始在网络文学创作中得到改善和纠正,现实题材、现实经验受到重视,精品化、经典化成为网络作家自觉的追求;网络作家队伍进一步发展壮大;网络文学研究评论无论在广度上还是在深度上都有新的突破;网络文学产业发展态势良好,新文创生态正在形成;网络作家更受重视,组织化管理引导进一步加强;“网文出海”形势喜人。

如何让网络文学摆脱先期的野蛮生长,是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夏烈关切的问题。“当你打造了一个框架之后,还得在里面造境,也就是带着读者身临其境。”他认为,这个境不仅是从具体情节上找套路,作家还要打造出一个独特环境来,“这个造境的过程可以吸收西方文学、当代文学的营养。”在他看来,网络文学未来发展得如何,关键还在于作家或作者能否拥有新技能。

何平谈到,从神话原型批评的角度切入网络文学研究,可以把握网络文学的一些本质问题。目前,网络文学研究对于网络文学的外围问题关注过多,而对本体问题切入太少。一切文学都是有原型的,何况网络文学中间大量的写作类型直接挪用了神话世界设定,所以神话原型批评肯定是有效的,其有效性也是得到证明的。

中国网络文学在国内如火如荼地发展,在国外的传播情况又如何呢?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自发翻译并分享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社区、网站已达上百家,读者遍布日本、韩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土耳其、东南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翻译成10余种语言文字。

一、创作状况

不可否认,基于互联网跨界优势,一大批中国网络小说已经走出国门,受到老外追捧。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肖惊鸿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影响力在不断增强,“这是中国文化对外输出的一件大事,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已成为必然。”不过,他也提醒同行,目前中国网络小说的受众主体依然是中国人,中国网络小说远未形成如同日本动漫、美国电影的海外影响力。而且,传播类型以玄幻、仙侠为主,今后还要不断拓展网络小说的传播类型。

刘琼说,网络文学本体研究是一个特别必要的阶段。神话原型研究打开了网络文学的一扇窗户,从中可以清楚看见网络文学的内部运行,是非常有说服力的研究体系。要进行神话研究,还要注意研究魔性、神性和人性的关系。

2017年5月,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国际站正式上线,目前已有近百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文连载。法文、泰文、韩文、越南文等其他多语种的作品翻译合作陆续启动。

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的基本状况是:现实类创作增长显著,幻想类小说依然在整个创作中占比较大,历史及其他各个类型都有代表性作品出现,但同质化、模式化和低俗、庸俗、媚俗的倾向仍然存在。

王冰认为,重写-再造神话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应该寻找华夏神话传统中的精神源头。华夏神话的核心就是精神世界的伦理诉求,是祖先对人类自身,尤其是人类局限性的思考,中国传统文化崇德不崇利,强调奉献,这是华夏文明的长处和特点所在,也是我们华夏文明的根系命脉所在。

2017年刚刚上市的掌阅文学的“出海”情况同样喜人。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掌阅文学已有100多部作品授权到海外,翻译成韩、日、泰、英多种文字。其中,授权泰国版权方9部作品,授权韩日版权方4部漫画,授权英语版权方88部作品,包括《龙武至尊》《闪婚厚爱》《光》《画骨女仵作》等小说以及《指染成婚》《星武神诀》等漫画。

1、现实类

立足传统文化土壤 重视作品情意交融

2017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从海外粉丝自发翻译,向国内网站搭建海外平台发展。东南亚、北美、俄罗斯已建立起多个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平台。

2017年,网络文学界贯彻落实习近平文艺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现实主义成为中国网络文学“主流化”的年度旗帜和风向标,现实题材作品的大量涌现,成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的一大亮点。

夏烈以“创世、造境、表情——兼论网络小说与媒介”为题发表看法。他说,人类为什么一看到神话,比如《西游记》《封神榜》,就那么兴奋,就是由于神话原型在精神内部起作用。网络作家借助互联网进行“创世”、“造物”的工作,已经有意无意地吸收了神话的结构。在此基础上,作者要重视“造境”和“表情”,即让读者身临其境,体验作品要表达的人类情感,要将创世、造境、表情三者融为一体。

泰国的网络文学专家Ms.Thanitta Sorasing说,中国网络作家的小说受到很多泰国读者欢迎,不少泰国人模仿中国小说编写小说。

——重大现实题材创作成为热点。反映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40年以及“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国梦、四个讴歌的严肃现实主义作品,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年度重点主题。《复兴之路》《诡局》《秋江梦忆》《宿北硝烟》《欢乐颂》《大国重工》等成为现实重大题材创作的优秀作品,“工业强国流”“大国重器流”开始成为网络文学现实重大题材的重要潮流。

阿菩结合自身创作,对网络小说“重写神话”发表看法。他说,玄幻等类型小说可以视为当代神话的再造,离不开对中国神话的运用。但在运用过程中有一些不理解内涵而乱取乱用的现象,使得原本零散的神话资料更加碎片化,小说文本本身的真实感也被削弱,对传统文化的传播也有所损害。在创作实践中,作家应该对自己掌握的神话资源进行取舍、统合、系统化建立起体系严密的世界架构,这才能支撑起一个灵动的神话故事。

法国巴黎狄德罗大学东亚语文学院汉学系教授徐爽介绍,法国也出现一些网络文学爱好者,在修仙、玄幻等主题小说方面,开始进行模仿式写作。

——侧重基层写实、讴歌平凡英雄的现实题材作品受到关注。《心照日月》《朝阳警事》《韩警官》《第三重人格》《明月度关山》等都是描写“基层英雄”的代表性作品。

网络作家“爱潜水的乌贼”则通过列举两河流域象征“金星”的女神和中国月神的神话原型演变,阐释了网络小说从原型演变的源流和再创作的思路,认为网络小说中塑造的很多神话人物并非是空想,而是作家根据自己立足的文化土壤、神话资源,经过艺术创新而再造了自己独特的角色。

中国文化引人入胜

——时代大潮中的家庭日常生活、边缘底层生活,开始成为网络文学的重要内容。《全职妈妈向前冲》《二胎之战》《别怕我真心》《恩将求抱》《糖婚》等作品描写的都是风起云涌时代潮流中的中国故事,作品聚焦社会、现实和家庭矛盾,平中见奇,表达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草根石布衣》《老侯的滴滴生活》《第十二秒》《长夜难明》《默读》《罪恶调查局》等都揭示了社会的现实问题与矛盾;《奶爸的文艺人生》成为小类型文潮流的代表。

庄庸对网络文学产业化问题提出了很多见解,认为这个课题非常有价值,对于构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非常重要。

“精彩的故事全世界都喜欢,它让人紧张、让人激动、让人牵肠挂肚。”网络作家“我是西红柿”说。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网络文学表达的重要主题。《歧黄》《牧九歌》《林深终有路》等作品分别以中医、刺绣等为描写对象,融合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内核,在中华文明创新性承传中塑造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和生活。

弘扬传统文化价值 传递中国精神

网络作家唐家三少说,要把人文关怀融入作品,才能让作品有更为长久的活力。

——网络现实题材创作从超现实处理向注重现实感转化。中国网络小说最初的基本创作思想就是超现实的。2017年,网络现实题材创作开始注重现实感、时代感,《我的1979》《俗人回档》《逆流纯真年代》《侯沧海商路笔记》《荒魂塔克木》《重生之出人头地》等都是这样的作品。

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为网络文学“走出去”提供了大好机会,目前,网络文学海外影响力正在不断增强,成为中国文化对外输出的一件大事。肖惊鸿表示,网络小说在海外传播以玄幻、仙侠、言情为主,仍需多方努力,不断拓展网络小说作品的传播类型。应该站在国家文化战略的高度上思考问题,让网络文学代表国家文化形象,传达中国精神,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精神领域,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有类似看法:“中国网络小说之所以能得到外国读者喜爱,在于人类情感具有普适性。”王祥说,幻想性文学是神话的传承者,神话体现的强大、力量等元素,在人类认知结构中有着共通之处。

——职业文不断向新职业拓展,并向行业文、技术流转化。《侧心术》等是描写“新职业”的作品,《大地产商》等则是从职业描写向行业、产业拓展的代表。目前男频工业文中“技术流”已经成为细分类型;女频文则在“人设+职业+情感”的金三角重组上着力,并且在都市生活和穿越架空中不停地转换。

杨晨认为,神话故事背后应该是文化传统与道德意识,这才是神话中真正重要的东西,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是在传播中国文化,中国网络小说目前还只是走出了第一步,我们需要建立有序的行业竞争环境,尊重契约精神,尊重原创、鼓励创新,健全作品评价体系和审查体系,突破翻译者不足的瓶颈。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走出海外的两大主力题材,其一便是武侠玄幻,该题材在欧美国家尤其受欢迎。

——不少网络作家尚缺乏自觉的现实主义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虽然逐渐受到重视,但不少作家依然缺乏直面现实的勇气和表达现实经验的能力,还是习惯于通过幻想来编织故事,不能自觉地用现实主义手法来表现社会现实。

邢春、王璇以及鲁迅文学院第十届网络作家高研班的全体学员参加研讨。据悉,鲁迅文学院将结合网络文学研究与教学工作,组织系列研讨,推动网络文学的繁荣发展。

中国传统文化土壤中的不少特色元素同样有着不容小觑的魅力。“中国文化对于网络文学魅力的提升很重要。外国读者在读到小说中侠客文化、中国功夫、中医等中国元素时,常常感觉到新奇、新鲜,这会让故事充满魅力。”网络作家“我是西红柿”说。

2、幻想类

“起点国际”编辑顾丹说,许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概念,如尊师重道、兄友弟恭等会在英文原创作品中有所体现。

幻想类小说创作一直在中国网络文学总体格局中占有重要地位。中国网络文学20年,最大的特征和贡献就是解放了想象力,拓展出一个广阔无垠的第二人生、虚拟现实和幻想空间。2017年网络幻想类小说从题材开掘层面而言呈现出这样的特点:

突破难关讲好故事

——以东方神话为基础的玄幻、仙侠、修真类小说创作声势浩大。《择天记》《完美世界》《原始战记》《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玄界之门》《万古仙穹》等受到众多读者的热捧,这些作品扩展了东方神话幻想世界的宽度,呈现出华夏神话的再生力和小说家的创造精神。

在谈成绩的同时,中国网络小说海外传播面临的问题与困境,我们也不应忽视。

——以西方神话、奇幻文艺为基础的网络奇幻小说有所退潮。这类作品中,关注度较高的是《放开那个女巫》,作品以欧美奇幻小说的“大陆”地理世界架构和欧洲中世纪政治、宗教、修炼门派诸种势力的战争史诗形态为基本框架构建完成。

徐爽说,在法国,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是“小说帝国”,网站的翻译大多来自于英文的武侠小说,网站成员多是武侠小说的粉丝,懂英文和法文,但是基本上不懂中文。相对主流文学来说,在欧美,中国网络文学的传播规模仍然比较有限。阻碍其传播的障碍,其一便是翻译关。

——融合东西方神话资源、奇幻文艺与玄幻小说的神话元素成为网络幻想类作家新的追求。《太玄战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血歌行》等都是这类作品中基调光明、文学性强、具有显著创作个性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