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喜是乌兰牧骑第一批队员、鄂托克旗乌兰牧骑创始人之一,一、乌兰牧骑是内蒙古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阅读网站     |      2020-02-12 14:51

该剧采用对白、歌唱、舞蹈等蒙古剧的艺术形式和欢快、幽默的表现方式,跟随剧情的发展,在反映热喜真实事迹的同时,人物表演从对白到歌唱再到舞蹈,步步深入、渐渐升级,再现了当年乌兰牧骑与农牧民情相依、心相连的生动情节,突出了热喜对传承民族文化和发展壮大乌兰牧骑事业所作的巨大贡献,体现出热喜等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理想和情怀。

新时代,乌兰牧骑坚持习近平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文艺思想,立足内蒙古传统民族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创作了一批高质量、接地气的民族文艺精品,热情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乌兰牧骑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优秀的传统文化等时代主流价值观融入农牧民心里,为内蒙古各族人民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增进“五个认同”,增强 “四个自信”,形成各民族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牢固纽带,守护好各民族美好的精神家园,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

11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牧骑条例》正式颁布实施,该条例就乌兰牧骑的性质、服务方向、人员进出机制,以及建设、发展、保护和管理等方面进行了详尽规定,标志着乌兰牧骑事业跨入依法建设发展的新时代,将对促进乌兰牧骑事业全面持续健康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图片 1

不知道有多少看客把乌兰牧骑当做了乌兰木“旗”,以为这是内蒙古自治区的某一个地方?其实不然,乌兰牧骑,蒙语原意为“红色的嫩芽”,后被引申为“红色文艺轻骑兵”,是活跃在草原农舍和蒙古包之间的文艺团队。内蒙古自治区第一支乌兰牧骑——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诞生于1957年,是一支仅有9人、两辆勒勒车、四件乐器的小队伍,因为非常适合农牧民的需要而迅速得到普及和提高。这种精悍的文化工作队,演出不受场地、舞台、布景等限制,随时随地可演,节目都是自行创作,主要取材于农牧民的生活,以农牧民喜爱的歌舞为主。演出之外,乌兰牧骑还是农牧民的宣传工作队、文艺辅导队、生活服务队。

热喜是乌兰牧骑第一批队员、鄂托克旗乌兰牧骑创始人之一,曾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蒙古剧《乌兰牧骑的热喜》是第一部把乌兰牧骑人物搬上舞台的文艺作品,包括《北京归来》《衣食父母》《渡过难关》《水乳交融》《公私难分》《不忘根脉》六部分。该剧以热喜的先进事迹为核心,讲述了鄂托克旗乌兰牧骑辗转草原,扎根生活沃土,为农牧民送去欢乐和文明,传递党的声音和关怀的乌兰牧骑服务、奉献精神,再现了热喜为乌兰牧骑事业奋斗的光辉一生。

艺术源于生活,源于传统文化。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内蒙古各族人民凭借自身的善良、勤劳、智慧和勇气共同创造了灿烂辉煌、博大精深的民族传统文化。比如,各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宗教信仰、伦理道德、哲学思想、文学艺术、科学技术以及社会制度等等。这些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着“和谐统一”的哲学宗教思想、“自由开放”的游牧经济思想、“诚实守信”的社会伦理思想、“英雄乐观”的道德修养思想、“崇尚自然”的草原生态思想等丰富的价值理念,充分体现各族人民的智慧与创造力。乌兰牧骑演出的作品源于这些题材。

正值8月,鄂尔多斯乌兰牧骑队员、80后编导宝音阿木尔每天都在鄂尔多斯民族歌舞剧院的舞台上排练,他在积极准备一个国际蒙古舞的艺术展演,准备带去《布娃娃》《小小羊妈妈》等原创舞蹈。

舞剧也用多种方式对蒙古族经典的舞蹈、长调以及乌兰牧骑结合时代特点自创的文艺节目等艺术形式进行了充分展示。打草、剪羊毛、扑灭草原大火、在牛羊栏上压腿、在河里洗衣服、架着勒勒车演出……生活虽苦,但队员们却情绪高涨,勒勒车走到哪里,哪里就撒下一串歌声、一片笑语。充满了生机、活力和那个时代饱满的精神气息,是舞剧给人的整体感受,也是最感染人和给人以力量的地方。

图片 2

近日,由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旗乌兰牧骑打造的蒙古剧《乌兰牧骑的热喜》在鄂托克旗文化艺术中心首演,反响热烈。

乌兰牧骑植根于浓厚的民族文化土壤中,运用歌舞、呼麦、长调、马头琴演奏、四胡演奏、乌力格尔、好来宝、话剧等独具特色的民族文艺表演形式,传承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彰显着传统文化的价值理念。民族经典文艺是乌兰牧骑比较典型的演出节目,例如人们耳熟能详的《辽阔的草原》《牧歌》《诺恩吉亚》等蒙古族民歌,《富饶辽阔的阿拉善》《查干套海》《辞行》等辽阔豪爽的长调,《盅碗舞》《筷子舞》《安代舞》等优美高雅的民族舞蹈,《万马奔腾》《蒙古小调》《黑骏马》等悠扬抒情的马头琴演奏,等等。这些传统文化艺术是滋养乌兰牧骑的根。乌兰牧骑传承这些优秀传统文化,形成了自身的独特内涵和民族特色,不仅使文艺之花绽放于内蒙古大草原,也使民族文化的价值理念在多元文化交往交流中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条例的实施为乌兰牧骑的发展保驾护航,推动公共文化服务更“接地气”,更有效地满足群众的需求。同时,建立相应的机制和相关保障制度,从“软件”到“硬件”,从服务群众的初心到规范的制度保障,制度化的乌兰牧骑为全国公共文化服务树立起一面示范的旗帜。

舞剧对舞台、道具、服装都做了符合客观历史的精心设计,简单、质朴,还应用了一些老物件,符合那个时代的特点;许多道具巧妙重复使用,一点都不浪费。演员和牧民的服装简朴、干净,既是那个时代真实的写照,也不乏艺术气息和韵味,令人感到熟悉和亲切。在临近终场和谢幕的时候,年轻的演员们穿着多彩、亮丽的民族盛装,从舞台四面、观众席中拥向舞台,这也印证了社会的变迁、时代的进步、艺术的发展繁荣。

鄂托克旗乌兰牧骑进厂矿企业演出

蒙古剧《乌兰牧骑的热喜》剧照

乌兰牧骑是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是内蒙古文艺工作的亮丽品牌。乌兰牧骑成立60多年来,坚持服务人民、服务社会的文艺工作导向,“迎风雪、冒寒暑,长期在戈壁、草原上辗转跋涉,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为广大农牧民送去了欢乐和文明,传递了党的声音和关怀。” 2017年1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的队员们回信,充分肯定乌兰牧骑工作者对事业的热爱,对党和人民的深情;充分肯定乌兰牧骑精神,肯定乌兰牧骑在我国精神文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并勉励他们继续“扎根生活沃土、服务牧民群众,推动文艺创新,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 。

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舞蹈理论家和评论家冯双白评价乌兰牧骑是“全国文艺工作者仰慕的旗帜”,他说,乌兰牧骑的艺术实践告诉我们,只有“接地气”,才能有艺术的根基;只有尊重人民大众,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只有摆正了位置,才有走向生活深厚土壤的动力。有了上述前提,才能创作出在人民大众中“传得开、叫得响、留得下”的好作品。

乌兰牧骑是草原上文艺的花朵,开到哪里哪里就有了鲜艳和快乐;乌兰牧骑是草原上的星光和灯盏,照到哪里哪里就有了文化的光亮;乌兰牧骑也是一个个摇篮,为内蒙古培育了无数的艺术人才,创作演出了许许多多优秀的艺术作品。剧中主人公那日苏在那达慕大会上演唱长调一鸣惊人后,被北京文工团看中,但那日苏无法割舍与草原和牧民的深厚情谊,最终选择留下,剧中队长钢普力布与那日苏用不少的唱词和对白表现了这一复杂的心理过程。那日苏对草原的情感和选择,也是无数乌兰牧骑队员无私奉献、坚守基层、服务群众的真实写照。剧中那日苏的恋人女队员萨仁高娃,最后又面临着无法言喻的割舍,最终服从组织要求,调到了北京。他们中有的虽然离开了草原、离开了乌兰牧骑,走到更高的舞台和岗位上,但却始终心系着草原和乌兰牧骑,永远是牧民的“玛奈呼和德”。

揭秘二:乌兰牧骑,是驰骋在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

据悉,该剧于2017年开始创排,历时一年完成,是鄂托克旗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给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精神的一项重要举措。

一、乌兰牧骑是内蒙古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今年7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兴安街道临潢家园社区考察调研时,看了街道乌兰牧骑载歌载舞的排练后指出,乌兰牧骑是内蒙古这个地方总结出来的经验,很接地气,老百姓喜闻乐见,传承了优秀传统文化。新时代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要通过文化市场发展满足群众多方面精神文化需求,但乌兰牧骑这种直接为老百姓服务、为基层服务的文艺活动永远不会过时,要继续大力提倡、支持、扶持和推广。

目前,乌兰牧骑在全自治区已发展壮大到75支、三千多人。同时时代也发生了变化,乌兰牧骑同样面临着如何保持生命力的问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但有一个规律不会变化,那就是“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作”,“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乌兰牧骑的长盛不衰表明,人民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人民。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推动文艺创新,向世界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成为新时期乌兰牧骑的历史使命。据了解,占据了内蒙古自治区乌兰牧骑总数约八分之一的鄂尔多斯市日前就启动了“一带一路上的乌兰牧骑”系列巡演活动,以2017中国国际演艺交易会暨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年会为起点,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乌兰牧骑和乌审旗乌兰牧骑还将于岁末年初相继登上云南、斯里兰卡、柏林等国内国际舞台,行走在“一带一路”沿线,让国内外观众充分领略蒙古族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

图片 3

新时代,乌兰牧骑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价值引领,用独特的思想、情感、审美情趣挖掘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精华,使传统民族文化经典与时代精神有机结合,创作出了一大批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比如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的新歌《玛奈乌兰牧骑》、群舞《传奇贝依力格》,乌兰察布乌兰牧骑的现代民族歌舞剧《察哈尔蒙古族婚礼》以及大型蒙古剧《忠勇察哈尔》,呼伦贝尔乌兰牧骑的舞蹈《抢枢》、歌曲《蓝色的额尔古纳河》,赤峰翁牛特旗乌兰牧骑的《那达慕之夜》,通辽市库伦旗乌兰牧骑的《天地安代》,鄂托克旗乌兰牧骑的歌舞表演《鄂尔多斯婚礼“乃日”》,乌拉特中旗的大型蒙古剧《鸿嘎鲁》,二连浩特乌兰牧骑的长调民歌《清凉的杭盖》、器乐合奏《海木日》等。这些具有感染力、影响力的新作品,艺术地展现草原民族传统的生产生活,充分体现出草原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自信。这些作品不仅从内蒙古传统文化中提取素材,搜集整理民间文化艺术遗产,挖掘传统民族文化的精神理念,而且结合时代艺术趋向,不断开拓创新,丰富和发展了乌兰牧骑的表演艺术,使民族传统文化在新时代彰显出独特的价值。同时,乌兰牧骑培养出了一大批著名艺术家。在乌兰牧骑工作队伍里,几乎每位演员都熟练掌握两种以上表演技能,是一专多能,吹、拉、弹、唱、舞、演样样精通的多面手,为传承内蒙古优秀传统文化提供了人才保障。乌兰牧骑以博大精深的民族传统文化底蕴、超强的艺术感染力和服务基层的公仆精神,在保持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域特色的同时,以独特的方式在世界艺术舞台中绽放草原文化魅力,把草原文化核心理念传播到世界各地,为坚定文化自信、打造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多年来,乌兰牧骑为农牧民和各族群众带去各类歌舞、器乐演出37万多场次,各民族观众数达2.6亿人次,创造了内蒙古文化发展史的奇迹。

舞剧是从一辆在漫天风雪中艰难行进在草原上的勒勒车开始的,勒勒车上载着七八个乌兰牧骑队员,风雪最大的时候,勒勒车倾翻了,队员们连同怀抱的乐器滚落了一地。这样的表现手法并不夸张,且充满寓意。生活在内蒙古的人,都经历和耳闻过:西部戈壁的风沙,东部草原的白毛雪。

图片 4

在内蒙古自治区广大牧民群众的心目中,有个一直盛开着的“红色嫩芽”——乌兰牧骑。从1957年在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创建第一支队伍起,乌兰牧骑常演常新、广受欢迎,截至2018年底,全区已发展到75支队伍,遍布内蒙古大草原。

《我的乌兰牧骑》是锡林郭勒盟民族歌舞团为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乌兰牧骑成立60周年倾情编排的。全剧设置了序、四幕、尾声共六个章节,通过歌唱、舞蹈、对白、情景、道具、故事情节等表演和展现形式,以一支乌兰牧骑的故事,刻画了一代乌兰牧骑人的群体形象。该剧讲述了乌兰牧骑从草原诞生以来,以轻装简从、灵活机动的小分队形式,在广袤的大草原上,在艰苦的条件下,承担和完成了文艺演出、宣传辅导、生产帮助、生活服务等多项任务和功能,刻画一代乌兰牧骑人坚持文艺为人民群众、服务于基层牧民生活的宝贵精神及大爱情怀。我与旁边素不相识的观众短短几句话的交流,或有不同的赏析角度,却都有着一致的共同感受:一场以历史现实为背景的真情再现,一首来自心底的赞歌,一个需要呼唤和推崇的时代精神风貌,简约、质朴、真挚中传递与人的却是强大的正能量。有媒体评价:“这部剧彰显了鲜明的时代烙印,弘扬了建设先进文化、构建和谐社会所倡导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是一部传播正能量、接地气的草原赞歌”。

鄂托克旗乌兰牧骑队员哈斯额尔德尼在广州演交会上的呼麦表演

下基层为农牧民表演服务是乌兰牧骑的工作日常,长期贴近群众的工作方式,涵养了乌兰牧骑的艺术创作,使得乌兰牧骑的表演贴近群众、贴近生活,非常“接地气”。

“我们的那首歌为什么永远也唱不完”这句歌词也正深刻地揭示了这一主题,因为这首歌是心中有人民、植根于人民、唱给人民的。“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

鄂托克旗乌兰牧骑在广州演交会上表演鄂尔多斯经典民间舞蹈——《顶碗舞》